〈一隻天牛的造訪 〉     

清晨靜悄悄的

邁著莊嚴的步子

進入第一道曙光

 

長鬚舞雙劍

裊繞多姿的影子

展演水仙美麗的心事

 

鼓翅安可
 

〈骨董鐘 〉      

 

6.5級地震

靜止的鐘擺

開始心神恍惚

接著就大力的

活了起來

 

停擺了久久的歲月

〈夜未央〉        

長著長著就老了

其實尚未成熟

 

都是因為

青的時候不夠澀

全然由於

紅的當下未飽和

 

夜未央

〈泡澡〉

     

將疲憊的身子沉入水底

於是靈魂冒出泡泡一行

舒緩的1個 2個 3個…

〈自畫像〉                    

滄桑之不可解

來自前世

古老的靈魂

孤絕幽秘

 

繆斯嬌嬈

含苞待放

宛如一朵 開在

斯芬克斯耳際的

粉紅色牡丹  

〈白玫瑰〉

 

白玫瑰的守候

凝為冷香

 

無風

也無雨

 

怎一個靜字

能消解心中

蝶之飛舞

〈苔〉

 牆角的苔痕

凄凄

她必得

依著彎延的滲水

婀娜

〈化蝶〉

 

在幽密的一人世界裡

靜候 始於一粒

純白的句點 

 

遠古的基因鼓浪成

毛毛蟲的身段 

妖冶進食 

滿足飽和的極致 

吐出 細絲如詩 

一絲絲 一縷縷

緊裹所有的激情

蠕動再蠕動

在巫的腹內

構圖調色

 

嚼一個出口

奮力掙脫 

抖展彩翼 只為 

舞一場 致命的美麗

〈陷阱 〉

   

發現牠的時候

已然成為標本

黏在畫布的油彩上

肚裡有我的血

 

多麼大的誤會

雖為膚色又無37°溫

〈根〉

 

黑暗裡

奮力爬行以怒氣

倔強扎探以恨意

 

吸精納養 讓

我的另一身

 

在天空下 於急風中

長髮狂舞 雙臂大張

呼喊馳雲 叫住飛鳥